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6

[歐美影集] Person of Interest 疑犯追蹤 S05E10 心得(雷)--先談談Finch、大概還談談機器、談談劇情

Image
疑犯追蹤 第五季第十集 (Person of Interest S05E10) 100th Episode


世界離開的那一天 (The Day the World Went Away)


從2014.5月發現POI這部劇之後不眠不休花了快要三週連續看完三季,再來就是永無止境的等待, 第一次認真的跟著追劇,跟著Finch、跟著John、跟著Shaw、跟著Root、跟著Lionel、Carter、Bear、Machine⋯⋯說再見總是很難,尤其是只剩下三集的現在。 
對這部劇有很多感受,畢竟正式踏入美劇這個大坑就是因為POI,每個角色都讓我感受很深,但我大概想要先來談談Finch、大概還談談機器、談談劇情,腦袋很多東西亂糟糟的,想到只剩下三集腦袋就更亂 XD 
對我來說,其實POI一直都是帶點科幻再帶點寫實政府陰謀論色彩的英雄劇,尤其是前四季其實都跟現實生活的時間線接軌的劇情安排讓我的感受更甚。 


整部劇環繞著"拯救"這個理念,一開始Finch與Nathan就是秉持著如何能拯救人們的良善,才會開始創造機器的工程,在這之中Finch殺了多次自己的造物,終於能讓機器擁有他所堅信的道德觀念,當ASI有自我意識的同時,其智慧將會從指數成長,而智慧的成長終究會使ASI發現人類最大的威脅即為人類本身,這個概念在許多影視作品中都以各種方式呈現過,若Finch沒有幫機器塑造出屬於Finch的道德觀念,並堅持ASI不能為人所用--尤其不能為Finch自己所用--的理念,機器跟撒馬利亞人將會是相同的存在。 
創造出機器的Finch在能拯救更多的人們的希望中失去Nathan、失去Grace、並且差點賠上性命,在漫長的人生中深深體會著政府的陰謀、以及世界的惡意,在這失去太多的絕望之中能堅持自己的信念、磕磕絆絆的找到能夠拯救普通人們的一條路,並在這條路上蹣跚而行,也是Finch常人所不能及的良善才能成就的事業吧! 
在這拯救的旅途中Finch找到了John、因為John所以遇到Fusco、遇到Carter、再然後遇到Root、撿到Bear、遇到Shaw。 他們拯救號碼、失去號碼,更歷經了Finch被綁架、John被槍擊重傷、失去Carter、在Carter死後再次幾乎失去John、因為機器作為與理念相悖Finch差點失去信念、然後失去Shaw、幾乎失去機器。 
Finch很早就跟John說…

[在影集中出沒的古典樂] Daredevil 夜魔俠 S01E03

Image
夜魔俠 第一季第三集 (Daredevil  S01E03)



暴風雪中的兔子 (Rabbit in a Snowstorm)





在第三集威爾森˙費斯克(Wilson Fisk)在畫廊中對一幅畫十分著迷,並遇到了畫廊擁有者,未來會是他的情人--凡妮莎(Vanessa Marianna),他們基於對那幅畫的感受與詮釋展開了對話。

凡妮莎用一則兒童的笑話作出比喻,兒童看到一張白紙說是「暴風雪中的兔子」。
而威爾森說:「它讓我覺得孤獨。」(It makes me feel alone.)

在整個畫廊的情境中出現的配樂是一首鋼琴作品:蕭邦的夜曲作品九第一號(Chopin: Nocturne Op. 9 No. 1 in B flat minor),在降B小調甚緩板(Larghetto)所創造的音樂氛圍中,營造出威爾森在畫作中感受到的孤獨。

在這充滿白色與哀傷情懷的孤獨中,威爾森遇到了第一個能觸動他暴戾心弦的女人。




蕭邦:夜曲 作品九第一號 (演奏:魯賓斯坦)